在以知识化、全球化和市场化为主要特征的 21世纪,人才构成其最本质的特征,并越发凸显出其核心竞争力的特质。毋庸置疑,人才竞争是世界各国经济与国力的竞争,同时也必然对各国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知识的生产、占有及使用已成为决定各国在世界范围内综合竞争力强弱的最主要因素,作为知识载体的人才随之成为各国激烈争夺的焦点。究竟如何应对全球化人才竞争的局面?继续教育培训在全球化人才竞争背景中的作用何在?怎样开展富有成效的继续教育培训,使该项事业的发展落到实处?本文将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一、全球化人才竞争及其特点综观人类经济发展沿革,其先后主要经历了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知识经济三个发展时期,而每一时期经济发展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各不相同。在农业经济发展时期,劳动力的拥有和土地资源的占有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谁占有足够的劳动力和土地,谁就能够获得更多的财富;在工业经济发展时期,自然资源和资金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谁拥有更多的自然资源,谁就掌握了发展经济的主动权;伴随知识经济发展时期的到来,智力资源的占有和配置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和动力,谁拥有足够的智力资源和先进的科学技术,谁就拥有技术创新的条件和经济发展的基础。于是,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竞争就直接表现为智力资源的占有和对优秀人才的激烈争夺。考察全球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无一不是凭借其强大的人才优势跻身于世界强国之林的。美国之所以成为当今世界最具经济实力的强国,是不断推行务实、灵活的人才政策的结果。目前世界范围内近一半的优秀人才集中在美国,这些优秀人才所创造的价值和对美国社会经济发展所做出的贡献是其他任何因素都无法替代的。美国吸引人才的政策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通过不断扩大海外留学生招生规模等方式聚集国际高科技人才。据统计,,占全球留学生总人数的1/3。[1] (P44-46)在此基础上,政府有关部门每年继续有计划地增加名额,并从研究生、本科生逐步渗透到中学生,对有价值和潜力的人才提供种种优惠条件,鼓励他们在美国工作,为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储备大量优秀人才资源。第二,修改《移民法》,放宽对高科技人才的移民限制。美国多次修改《移民法》,修改的基本准则即如何利于人才引进,无论在移民的类别上还是在移民的限额上,都体现出对优秀人才移民的倾斜政策。比如旧《移民法》中对人才移民的限额每年约5万人,而新《移民法》则把限额提高到了14万人,上升了近3倍,并且新增加了投资移民,不仅加强对拥有科学知识的人才的竞争,而且还加强了对拥有经济实力的人才的争夺。[2] (P26-27)第三,采用工作签证等方式吸引更多高技能人才。美国从1999年开始实施H-IB签证计划,这是一种有效期为6年的临时工作签证,允许有特长的高技能人才赴美工作。第四,在别国开设研发机构,直接启用当地人才。目前美国在中国和印度等国设立了许多跨国公司和研发机构,以十分优越的条件招揽当地人才为其服务。资源和能源极其匮乏的日本能够在短短几十年内迅速崛起,一跃成为世界一流经济强国,也是因为采取了有利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引进优秀人才政策。日本的做法是:第一,扩大招收海外留学生,并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创业条件,鼓励他们在日本工作。第二,以其雄厚的经济实力、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广泛吸引各类人才。日本还计划采取各种措施,使外籍科研人员占其科研人员总数的30%[3] (P37-40),这确实是个有魄力的计划。欧洲国家与美国、日本不同。欧洲是近代科学的发源地和产业革命的诞生地,曾经拥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和大量优秀的科技人才,但由于美、日等国的崛起和竞争,不仅在科技、经济方面失去了领先地位,而且也面临人才外流的严峻局面。曾号称“日不落”的英国,90%的高科技人才流向美国,由此所造成的损失和带来的隐患是无法估量的。为改变这种状态,以英、法、德为核心的欧盟各国联合行动,通过建立先进的基础研究机构,一方面从别国引进人才,并采取相应手段争夺人才,包括同美、日等国争夺科技精英;另一方面采取措施防止本国人才外流。亚洲的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在全球化人才竞争中也表现出了积极态势。韩国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就拟定了“人才回归计划”,通过在美国、日本及欧洲等地建立“韩国科学家工程师协会”吸引大量优秀人才。新加坡更是以丰厚的薪金、先进的技术设备和舒适的文化环境作为条件,吸引大批优秀人才到新加坡工作。可见,在日趋激烈的全球化人才竞争中如果不积极主动、迎头赶上,不仅得不到急需的人才资源,而且也可能丢掉现有的人才,即造成人才流失。人才的流向主要是从发展中国家流向较发达国家和发达国家,从较发达国家流向发达国家。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发达国家因其经济富足在全球化人才竞争中处于绝对优势地位。发展中国家因其经济实力不足,对人才的投入有限而在全球化人才竞争中处于劣势,必然导致其人才外流,而人才流失又必然影响其经济发展,若不采取应急对策,甚至还会造成恶性循环。人才流失,就是利益和财富流失。据国际劳工组织2000年发表的关于152个国家移民情况报告显示,人才外流对不发达国家产生了严重影响,由受教育程度高的青年促成的知识资本外流增加了这些国家经济停滞的风险,加剧了竞争力的下滑。又据联合国开发署统计,发展中国家专业技术人才以每年10万人的速度外流到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这就是人才资源争夺中的“马太效应”,使优势或劣势均自动强化,滚动累积,其直接导致的结果是优者更优,劣者更劣。

全球科技人才之争(世界顶尖人才)

世界顶尖人才排名

世界十大名校第一名:哈佛大学。

世界十大名校第二名:剑桥大学世界十大名校第三名:麻省理工学院世界十大名校第四名:斯坦福大学世界十大名校第五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院世界十大名校第六名:牛津大学世界十大名校第七名:加州理工学院世界十大名校第八名:耶鲁大学世界十大名校第九名:哥伦比亚大学世界十大名校第十名:普林斯顿大学。

哈佛,是一所本部坐落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私立研究型大学,凭借悠久的历史以及在学术界的重要地位和影响力成为北美地区最著名的高等学府。

位于英国英格兰剑桥市的研究型书院联邦制大学,创始于1209年,这历史足够悠久了,英语世界中第二历史的大学。

麻省理工学院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剑桥市,是一所私立研究型大学,理工大学在科技方面的发展是非常占有优势的,教学和工业领域息息相关。一站式出国留学攻略

世界顶尖人才

中国的人才总量位居世界第一,科技人力资源数量达1亿人,专业技术人才超过8000万人,。

各类研发人员全时当量达到480万人年,居世界首位,研发经费投入居世界第二;化学、材料、工程科学、生命科学等学科领域进入世界前列;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

人才规模指标反映不同类型高层次人才资源的绝对数量,包括“受过高等教育的适龄劳动力人口数”和“科学研究人员数”两个指标方面,中国和美国遥遥领先,远超第三、第四、第五的印度、日本、俄罗斯。中国的人才规模指数是名列第七、第八、第十的三个工业大国(德、英、法)之和的2倍多。

中国在人才规模方面是世界领先的国家之一。